当前位置: 主页 > 平台资讯 >

老狼怒撕微博 音乐人集体声援 揭示出娱乐圈“贫富悬殊”真相

发布时间: 2020-11-25        来源:摩臣登录    浏览次数:

  11月20日凌晨,曾创作过《同桌的你》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等脍炙人口歌曲的歌手老狼发了条微博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 
  微博内容简单,发微博是为了声讨微博的限流机制:
 
  新浪微博演出信息限流,书籍分享会也限流,都要花钱买头条,穷疯了吧。
 
  之所以正面与微博硬刚,是因为老狼在11月19日晚间9点多分享了王烁《寻谣记》的新书发布会暨童谣分享活动。
 
  结果几个小时过去,评论转发都是个位数。凭借老狼的影响力,这个数据跟现实情况出入很大。
 
  不仅如此,这条状态转发评论点赞那一栏显示灰色,说明网友根本无法正常进行转评赞等操作。
 
  投诉无门的老狼只能在自己的微博里开喷,发完这条吐槽的状态后,不少音乐人赶来"应援"。
 
  歌手,乐评人丁太昇直言:不是穷,是坏!

 
音乐人集体声援 揭示出娱乐圈“贫富悬殊”真相 -摩臣登录
  民谣歌手周云蓬直接在微博下方评论:是我们多少年发布的精品内容养活了你们这个平台,大不了不玩微博了。新浪微博不要那么目光短浅自掘坟墓。
 
  低苦艾乐队也在下方诉苦:甚至分享一首20年前的歌都会被判定成广告。
 
  女歌手,音乐女博主叶蓓也表示,自己的演出和公益也纷纷被微博限制。
 
  这条微博的下方也有很多网友对微博的做法表示了不满。
 
  而老狼的一条微博,几乎引起了整个小众音乐圈的共鸣,独立音乐人晓月老板、后海大鲨鱼乐队吉它手曹谱、音乐博主梁熠纷纷表示了不满。
 
  音乐人的集体声讨让这条微博的浏览和评论量持续走高,终于获得微博官方的关注。之后微博表示,有专人进行跟进。
 
  这件事也引起了曾参加过《乐队的夏天》的野孩子乐队共鸣。
 
  虽然有各种商演,但野孩子也有很多公益活动,这些活动发出去大多会被微博屏蔽,搞得他们不得不再次在头条置顶通知。
 
  看来音乐人苦微博限流久矣。
 
  野孩子乐队的状态下方,着名音乐人左小祖咒直言:能分享就分享是最好的。
 
  随后带着蓝 V的微博客服也在下方回应:您反馈的情况我们已经同步给了工作人员进行跟进,请您留意一下私信通知。
 
  虽然客服进行了回应,但音乐圈中因为这种限流求助无门的音乐人还有很多。他们也都曾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进行过控诉。
 
  比如:刺猬乐队主唱子健 RockZO,就发过很多类似的内容。
 
  而这些内容下方的转评赞,也均为灰色按钮,网友和观众无法进行互动。
 
  因为没有主流的盈利方式,一些小众的音乐人和乐队的生存空间,全靠社媒的传播粉丝才能知悉。
 
  而微博这种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屏蔽的做法,确实有一刀切的嫌疑。
 
  根据新浪微博的限流机制,一些不良艺人发布的演出信息,黄牛哄抬价格的违规信息,包含广告推广和链接的信息等,均有可能被限流。
 
  整个微博充斥着多少广告(各种产品的)链接(正规和不正规的)演出信息(有的没的),我们又不是看不见,为什么偏偏针对这些小众的,无处发声的,人微言轻的小众音乐人呢?
 
  但——番茄君也不得不说出这个但字——同样的限流规则是否同样适用于那些一线大牌的电影明星,歌手,艺人和流量鲜肉呢?
 
  买不买头条两说——因为像一线的这种头部明星,根本不用担心买的问题,单就微博的限流规则来说,赤裸裸的双标是掩盖不住的。
 
  是否被限流似乎就是一个相对灰色的地带,因为"广告""推广""链接"的标准,都是平台方自己定义的。
 
  以大家玩微博的认知,也没见过哪个明星的推广状态,链接状态或广告状态被直接"灰色处理"的吧。
 
  同样是卖票、卖专辑、推作品、推演出,老狼他们的就被限制,可这些大号,不也安然无恙还有流量加成吗?
 
  背后是一套怎样的规则,番茄君也说不好。但11月21日,老狼发文回应了:
 
  "新浪微博已作出积极回应,正在调整信息发布规则。"
 
  似乎又是一次"按闹分配"的闹剧,而之后,老狼又转发了一条新浪微博所谓的"全新音乐人扶持计划"。
 
  措辞很不错,字里行间抹去了本应一视同仁的规则的平等性,默认对音乐人是有"管理细则"的。
 
  随着当事人的一句"谢谢",限流之事似乎告一段落,但关于流量的分配,无论对微博还是其他媒体平台来说,都是讳莫如深的事。
 
  互联网平台在享受用户带来资源和利益的同时,还将用户的关注度以"流量"的方式出售已经不是什么潜规则了。
 
  一边挣钱一边割韭菜或许吃相不好,但真正重要的,是无论大号还是普通人的媒体账号,都是媒体平台的一份子,值得被一份科学的规则平等对待,而不是分成三六九等加以区别。
 
  在头部大号占据超过90%流量的今天,无数挣扎在底层的小号日复一日生产着优秀的内容,却无法得到应有的关注和推广。
 
  毕竟所有的互联网平台之所以强大,不是因为那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号,而是千万个生产内容、浏览内容、关注内容的小微号码。
 
  尊重他们,才是尊重互联网本身。